曾道 人八卦玄机图

陆庆屹:生活是高于记录的

发布时间:2019-01-21

(本报记者 张晓涵)

在采访中陆庆屹说,最初自己想做一部对“乡愁”的电影,“我15岁离家,只有在春节的时候回家。所以我想做一部咱们当地民风民俗的影片,但后来发现我做不到,那种大背景拍起来太难了,因此我就把镜头对准了父母,对准一个小家庭。”

陆庆屹在济南与观众交换。

在电影中,陆庆屹的父母唱山歌、玩乐器、在山野间起舞,都带有很浓厚的艺术气息。他说,自己没有夸张——在他的家乡,爱好音乐是普遍气象,自己的父亲甚至可能演奏二十多少种乐器——诚然不一定精,然而就是喜好。父亲的这种习惯也影响了自己跟哥哥姐姐,这是一脉相承的,人的生活不能不艺术,艺术能够让人消减对未知生活的恐慌。

据陆庆屹介绍,他的父母生活在贵州,家庭不算富裕,但是他们攒一点儿钱就会到镇上请摄影师为他们记录生活,这样就形成了他们家记载生活的习惯。陆庆屹说,“我父母对时间的留恋是少见的,但是人不就是活在记忆里吗?我始终觉得,没有记忆就没有对未来的憧憬。”

《四个春天》记录了陆庆屹在贵州的父母家里过春节的日常,做腊肠、唱山歌、玩乐器、剪头发、采草药……这些琐碎的生活,在他的镜头下实在而又浪漫地展现出来,然而就是这样平凡的生活,却冲动了观众。

“没有记忆就没有对将来的向往”

2019年的第一天,纪录电影《四个春天》的导演来到济南,与泉城观众背靠背交流分享。这部纪录片,陆庆屹以本人年逾古稀的父母作为主要拍摄对象,以哥哥、姐姐、亲戚为“配角”,记载了他从2013年起,4年间回到老家过年时的日常生涯,该片曾获得第12届西宁FIRST片子展的最佳纪录片。

他说,自己用4年时光拍摄了将近250个小时的素材,第一版剪辑出来后时间是5个半小时,但播放的时候友人都看睡了。后来,他又从新开端剪辑,他发明做电影不能被感情带走,必定要客观,或者说顺其自然,因为生活是高于记载的。

2013年,当陆庆屹有了一台可以录像的照相机,他开始想拍摄一部纪录片。为此,他花1500元买了一个三脚架,便于摇镜头,这就是他影片的全部投资。他吐露,因为拍摄设备是照相机,收音成果不算好,所以一开始他的电影是没有配音跟配乐的。

陆庆屹15岁离家北上,在“北漂”的生活中有过各种经历,他的《四个春天》切实展现了自己的家庭生活,但同时也是咱们这个时代的展示。

不想张扬只是给父母的一份礼物

对陆庆屹来说,这部电影不遗憾,由于这是他给父母的一份礼物,他没有邀请亲戚友人观看,父母也很淡定。

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陆庆屹表示,自己一开始只不过想做一部“乡愁”的电影,然而后来发现,做纪录片不能被情感带走,一定要客观,所以改来改去反而成就了最后的名誉。

陆庆屹说,“无论怎么稀释生活都是带有主观的,我只能说,这部电影基本上按照我的所见所闻拍摄,没有想过强化情绪,太伤感的货色不会强加给观众。”

“乡愁”到“家庭”4年拍了近250小时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曾道免费资料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